兴发pt

1000万字,见证他倾尽毕生传递文学魅力

兴发pt官方

  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先生留下了太多传奇他以一人之力完成托尔斯泰小说全集的翻译,这一壮举在全世界独一无二;他在高产的同时保持严谨和精致,几十年来每天只译一千来字……匠人匠心、毕生打磨,22卷约1000万字《草婴译著全集》新近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

  距草婴离开我们近四年后,他生前的最大心愿终于达成。草婴曾说:“我做了一辈子翻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成功的经验。我平生只追求一点,那就是: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如今再度重温,这套全集恰是草婴翻译理念与人生追求的最佳见证。业界专家认为,这套《草婴译著全集》不仅一展翻译家毕生心血全貌,对于俄罗斯文学文化研究也具有一定学术价值。

  为中国读者搭建通往俄罗斯文学的平坦桥梁

  草婴女儿盛姗姗透露过,父亲之所以将笔名取为“草婴”,寓意将自己比作小草的婴儿看似渺小,却生命力顽强,每年开春都会再次茁壮成长。学者谢天振评价:在求知若渴的年代,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批专职翻译俄罗斯文学的翻译家,草婴孜孜不倦,让更多人感受经典魅力。

  这份持久的文学魅力让草婴甘做摆渡人,他倾毕生精力,凭着百折不挠的韧劲和精益求精的追求,历尽艰辛坎坷,为中国读者搭建了一座通往辉煌的俄罗斯文学的平坦桥梁。从肖洛霍夫《一个人的遭遇》《新垦地》,到花费20年独自译出400万字《托尔斯泰小说全集》,草婴力求将文学泰斗笔下的苦难意识、人道主义,展现于广大读者眼前。最新全集中,22卷收录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小说翻译全集;七卷收录诺奖得主肖洛霍夫、莱蒙托夫等作家作品译本;一卷收录关于俄苏文学和文学翻译问题的个人著作;一卷《俄文文法手册》;一卷搜集历年来在各报刊杂志中发表的个人翻译文章。

  而他翻译的托尔斯泰,被称颂最多,草婴的中译文干净、简练、不拖沓、有韵味,读草婴的译文感觉“就像在读托尔斯泰原著”。著名作家冯骥才曾为此由衷感慨:“他叫我看到翻译事业这座大山令人敬仰的高处。”

  高度背后,是日积月累的不懈攀爬。好友、96岁任溶溶追忆道:“早期草婴寻师学俄文,跟一位俄罗斯老太太学,非常认真,真的学到俄文竟像一个俄罗斯人那么好。看看他几十卷译文集就知道,功夫是可以练出来的。”

  译者不是“传声筒”,更需情感共鸣

  在持续一甲子的翻译生涯中,草婴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无论身处何种境遇,草婴不改初心。上世纪80年代学习俄文条件那么艰苦,没有甘坐冷板凳的精神与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奋,草婴不可能取得现有的成就,《战争与和平》《复活》《安娜卡列尼娜》《顿河故事》《拖拉机站长和总农艺师》等译著影响了一代人。积累了丰富翻译经验后,他将其概括提升为独特的翻译理论,为译界留下宝贵遗产。

  谁能说翻译家只是文字的搬运工,拼的是体力或蛮力?草婴用一个个方块汉字,将俄语字里行间的人文情怀与雄浑气场,传导至中国读者心中。草婴曾直言,译者不是“传声筒”,也不是“翻译机器”,文学翻译更需要感情共鸣,只有感情被打动了,才能融入原著氛围中。为了让自己完全沉浸在托翁构筑的人物世界里,他将《战争与和平》出现的所有559位人物梳理成559张卡片,将每个人物的姓名、身份、性格特点写在上面,他本人就像导演一样,今天谁出场,要翻译哪一段,每个出场人物相互之间的关系都烂熟于心。因为他期待用译笔传递经典的深邃与美妙,培养人和人之间美好的感情。

  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徐振亚在《复活》几种汉语译本中,最为推崇草婴的译本,“他吃透了原著,用词准确传神,也更简练”。草婴翻译的工序从通读几遍开始,使人物在头脑中形象清晰;接着逐字逐句翻译;然后对照原文,看看有无脱漏、误解的地方;接下来从中文角度审阅,常请演员朋友朗读,改正拗口之处;最后根据编辑意见作些调整。草婴坚信,好的翻译应该是让异国读者读译文的感受,与本国读者读原文的感受相当。这也就不难理解,1987年获颁高尔基文学奖时,授奖辞中有这样一句话:“草婴这两个汉字,代表着难以估计的艰苦劳动、文化上的天赋以及对俄罗斯心灵的深刻理解。”

  来源:文汇报

达到当天最大量